深度调查:国内职业学校“贩卖劳力”难治根源【1】

深度调查:国内职业学校“贩卖劳力”难治根源【1】

深度调查:国内职业学校“贩卖劳力”难治根源【1】

深度调查:国内职业学校“贩卖劳力”难治根源【1】

深度调查:国内职业学校“贩卖劳力”难治根源【1】

深度调查:国内职业学校“贩卖劳力”难治根源【1】

央视网【记者王佳勇袁育堃马旭李笛报道】“社会实践”、“体验式教学”、“假期项目”……这些好听的活动名称,都是职业学校为学生们安排的。然而,最近网上盛传,贵州贵阳某职业学校借“顶岗实习”名义,组织学生们到沿海企业打工,学校从中收取“天价管理费”。不仅如此,江西某省级艺校还安排女学生暑假去夜总会“实践服务”。

如今,国内职业学校利用学生“贩卖劳力”已不是个例,尤其在民办职校,将学生劳动力“批发”获益,早就成为了“行规”。学生们没上几天课就会外派到各种单位上班,校方仅赚“人头钱”已盆满钵满。近日,央视网记者对全国职业学校“贩卖劳力”的现象进行了全面调查,从中梳理出一条黑色的利益链。

记者调查:组织学生打工一次最低获利56万元

小张是贵阳振华艺术师范学校的学生,主修的是护理专业。前不久,她和一些同学,在学校老师的带队下,到广东东莞参加社会实践活动。然而,她们做的工作却被告知是“组装手机”。小张对记者透露,她的工作基本都通宵上班,一上就是十二个小时。这让还未成年的她根本吃不消。为此,小张也曾怀疑,她和同学们就是被“批发”来打工的,但校方一直予以否认。

为此,央视网记者近日走进这所学校。贵阳市振华艺术师范学校位于贵阳市花溪大道南段的校区。记者到时,校园里除了一位打扫卫生的阿姨与一个看守大门的大爷外,只有三个外校来此借宿考艺术生的年轻人,其余空空如也。

经过多方联系,记者联系上了该校校长杜宁。他对记者说:“学校目前正组织一批623人的学生,到广东深圳、东莞 、惠州三地进企业进行‘勤工俭学’。”之前,在该校的贴吧和网络上,对学校组织学生“顶岗实习”有大量反对声音,还有人质疑学校“无视未成年学生的身心健康和学习”。为此,杜宁向央视网记者提供了一份学校与企业签订的协议。

该协议是由学校成立的一个教育咨询公司与惠州一家电子企业签订的。协议规定,由学校组织学生到企业从事每月不少于250个小时的手机组装工作,企业为学生提供每小时10元的工资,协议周期为三个月。

杜宁告诉记者:“按照约定,企业每个月按照每名学生300元的标准向学校支付‘管理费’。”记者粗略计算了一下,根据此协议,学校获得的费用最低将达到56万元。

校长:这是通行做法为什么要质疑

随后,杜宁向记者介绍说,贵阳市振华艺术师范学校在校生1200多人,除了毕业正常实习的外,其余学生经学校安排全部到上述企业工作。

他认为,学校的这一做法填补了企业因为春节农民工回乡过年造成的“用工荒”。“就读贵阳振华艺术师范学校的学生,大多数家境贫寒,家长大多数在外务工,学校考虑学生假期缺乏有效监护,同时有学生也存在打暑期工挣钱的意愿,于是,学校就组织学生到有社会实践基地协议的企业工作。”杜宁坚定的说。

该校另一位副校长也对此表示赞同,他对记者说:“学校为学生提供打工挣钱的机会,也能更好的锻炼学生的实际工作能力,这是贵阳市很多职业学校通行的做法,为什么要质疑我们?”

学生:想走就拿不到毕业证

学校如此安排,学生们为什么一味服从呢?

其实,在国内中西部省区,类似的情况更为严重。新疆昌吉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生张亮【化名】介绍,该校曾安排学生到工厂实习,每天工作14个小时,而每月工资只拿了900元。因为劳动强度太大,学生想走,但学校表示,如果离开这家实习单位就拿不到毕业证。

“学校每年都会安排学生到工厂去实习,并以毕业证为要挟条件。”张亮说,他学的是电子应用技术,同学却被派到了水泥厂和其他跟专业不想干的企业,他怀疑学校和这些工厂有利益关系。

记者翻查曾经的媒体报道,2012年底,江西工业贸易职业技术学院学生向央视网记者反映,学校强制300多名学生去浙江、福建等地企业实习13个月,过年都不能回家,而且学校每个月从实习学生的工资里面扣除800元的实习管理费用。“实习期超长不说,和我们同一岗位的人每个月拿1800元,而我们只能拿到1000元,其余800元被学校以管理费的名义强行收走。如果我们拒绝实习就拿不到毕业证。”有学生如此反映。

教育局:知情但非禁即允

2013年5月,江西一所职业学院的数名大二学生在网络上投诉,“学校以不发毕业证相要挟,强制安排实习。”不少学生怨声载道:“所谓实习,就是去厦门和苏州的流水线工厂,和上海的餐饮业,避风塘、小南国等地方出卖学生的劳动力。女生做服务员,男生做传菜员,大部分时间在端盘子。然后从学生的工资里面扣除300-600元不等的管理费,美其名曰是‘社会实践’,如有学生反抗就以毕业证相要挟。”

面对“职业学校组织学生到企业开展社会实践并谋取相应利益”的情况,贵阳市教育局新闻发言人勾建明督学告诉央视网记者:“贵阳市振华艺术师范学校等职业学校组织学生到企业工作的情况,之前也了解过,但是根据国家有关政策,对学校组织学生开展勤工俭学没有具体规定,贵阳也只能采取非禁即允的态度,不过对整个过程中有明显违规的细节,将介入调查并要求有关学校进行整顿。”

在与记者沟通之后,贵阳市教育局出面干预,贵阳市振华艺术师范学校已陆续将年龄不到16岁,或承受不了这种高强度长时间工作的115人送回了家。

对于“网络上质疑学校‘贩卖劳力’”,贵阳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在未接到学生具体投诉之前不便介入。”

企业:不排除与学校间存在互利共赢

那么,用人单位在使用学生填补春节“用工荒”方面,就没有自己的考量吗?

浙江正凯集团人力资源部的负责人告诉央视网记者:“企业不管在招聘社会实践生,还是一线工人方面,处于风险控制的目的,更多会使用由政府或者学校出面组织的学生。”他认为,在人力资源方面与政府或者学校合作的最大优点就是比较安全。企业不用考虑送学生过来的学校是否安全,学生是真是假等问题。

然而,上述负责人也坦言:“现在推荐学生用工的圈子里,的确会经常收到各种不明身份人员发来的关于‘手头有一批学生’等信息,询问其是否需要。对于这样的信息,我们公司往往会予以拒绝。但面对这些信息,不排除其他企业或相对不规范的公司与其合作,企业与学校之间也存在‘互利共赢’的现象。要不然,也不会有这种市场存在。”

相关法律专家建议,有关部门应尽快完善该领域内的法律法规,教育部门应监督职业学校“社会实践类活动”的公开透明,尤其涉及推荐学生的费用等方面。除此之外,学生在收到胁迫或欺骗进行“贩卖劳力”的活动时,可以及时向主管部门反映情况,保存证据、为自己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