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海华医院伪专家“问诊”脑瘫癫痫【组图】【1】

3月26日,海华医院一层脑瘫康复区,需要通过门禁才可进入。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

海华医院一层,一名脑瘫患者被推出脑瘫康复区。新京报记者彭子洋摄

北京海华医院伪专家“问诊”脑瘫癫痫【组图】【1】

3月26日,北京海华医院,自称脑瘫专家的赵主任为患者亲属做咨询,称其可为患儿做脑瘫手术。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

北京海华医院伪专家“问诊”脑瘫癫痫【组图】【1】

海华医院伪专家“问诊”脑瘫、癫痫扫二维码看新京报动新闻独家调查视频

“您好,我是北京海华癫痫病专科医院专家组临床主任马强。”北京市丰台东路附近一处简陋平房内,北京海华医院咨询员张伟【化名】压低嗓音,熟练地与“客户”对话。

和张伟一样,“癫痫咨询部”20多名没有医学背景的“咨询员”被包装成“专家”、“主任”。与“癫痫咨询部”类似的还有该院的“脑瘫咨询部”,成员约30人。为了拉来患者,他们甚至穿上白大褂、挂工作牌接诊患者。

海华医院官网上,其自称是“设备齐全、专家云集的癫痫病专业医院”,丰台区卫生局医政处工作人员则表示,海华医院实为民营一级医疗营利性机构,规模相当于社区医院。其专家团队也早已于2012年因不满其虚假宣传而撤出,该院在北京抗癫痫协会会员资格亦被除名。

此外,海华医院通过在全国各大卫视投放广告吸引患者,最终由咨询员“诱导”患者到诊,每月到诊的癫痫患者约300-500人,脑瘫患者约20人。

脑瘫治愈谎言

河北涿州 的照熙【化名】今年5岁,身高仅有80厘米。2年前,这个还能踮着脚尖儿走路的小男孩,被海华医院确诊为脑瘫,并花光了5万元治疗费。半年后,照熙躺在折叠小车里再没自己起来过。

3岁半时,照熙仍比同龄孩子矮一头,走路踮着脚尖儿,扶着桌子,撒开手就不敢迈步。

2014年3月,照熙的妈妈韩君【化名】在电视上看到海华医院的广告,广告中一个脑瘫儿的症状跟照熙相似,不长个儿,走路不稳。韩君担心照熙得了脑瘫。

随后,她拨通了海华医院的电话,医生问:“你家儿子走路是不是踮脚尖儿?”韩君一听对了症,忙问怎么办。对方回复:得带着孩子来医院确诊,让韩君准备几万块钱。

几日后,韩君和丈夫东借西借凑了五万块钱,带着照熙来到海华医院。

照煕头一次去做脑瘫检查,拍片子。北京海华医院出院诊断为:脑性瘫痪、四肢瘫、智力障碍、语言障碍。

此时的韩君心里有点儿犯嘀咕:照熙除了不敢走路和不长个儿、踮脚外,没有其他症状,但她选择听从医生的建议——做“大脑微创手术”:“我一心想给孩子看病,只求让他和别的孩子一样活蹦乱跳。”

医生向韩君保证,术后会基本康复。医生解释,微创手术就是孩子的脑袋、胳膊、腿上打眼儿,具体什么原理医生没有详细说。术后的照熙没有什么变化,两天后就出院回了老家。

韩君没想到,手术半年之后,照熙并没恢复,出现了双腿畸形、肌肉萎缩、牙齿脱落的症状。以前明明能扶着桌子走的,现在两条腿是软的,根本不能自己起来。

韩君这才带着照熙去协和医院检查,医生说他患了肾结石、佝偻病、白内障。当年,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儿童医院等均未确诊照熙有脑瘫。

如今,照熙5岁多了,身高仅有80厘米。平日里,韩君把照熙放在折叠小车里,天气好的时候,也抱着出去一小会儿,但没法坚持太长时间,很快就要回到床上躺着。

和韩君一样认为受骗的还有贵州老汉梁梦朝【化名】。“骗子,都是骗钱的,跟过去一样,没一点效果。”今年58岁的梁梦朝操着浓重的口音,回忆起两年前带儿子梁兴彬前往北京海华医院治疗的经历,情绪激动。

今年15岁的梁兴彬出生时缺氧,8岁时在贵州省人民医院确诊为脑瘫,反应迟钝、语言不清。2014年3月,梁梦朝偶然从电视上看到北京海华医院的脑瘫广告,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打了对方电话,海华医院告知梁梦朝,在海华医院治疗后,效果可能达到100%。费用在3万元左右。

一周后,梁梦朝揣着借来的4.6万元,带着儿子坐了28小时火车来到北京海华医院。刚到医院,对方要求缴纳4万元住院押金。

梁梦朝说,前3天没做手术,只是每天上、下午进行半小时的口舌训练、半小时电疗。住院第4天下午两点多,梁兴彬和另外4个孩子一起被推进手术室,医生在他们的脑袋上打了一针,“医生说这就叫头部微创手术,我想咨询手术具体内容,他们不说。”

住院第5天,梁梦朝眼看儿子的病情毫无好转,4万元住院押金也很快花光,遂要求出院。在院方的要求下,梁梦朝续缴了5300元,购买了3个月的中药和口服液,其中包括一款名为“多动灵胶囊”的药品。医生告知他,这种药要服用一年才有效果。

3个月后,梁梦朝在医院的催促下,再次购买了3个月的中药和口服液。梁梦朝发觉儿子的病情没有任何好转,遂打电话给原同在一个病房的贵州病友,对方也花费不菲但也毫无效果,梁梦朝大呼上当。

某三甲医院脑瘫专家介绍,脑瘫所导致的后遗症无法彻底治愈,只能通过早期治疗有所缓解。如果不能科学、对症治疗,很容易延误治疗时机。

新京报记者拿到了一份海华医院脑瘫咨询员工作表。由此联系到了7位曾在海华医院住院一周以上的“脑瘫”患者家长,他们来自黑龙江、辽宁、四川、安徽、宁夏、贵州等地,称患儿治疗费用在4万至6万元之间。

对于治疗效果,只有一人说跟此前差不多,其余6人表示“还是不行”、没有效果”、“比以前更差了”。

客服冒充专家隔空问诊

实际上,韩君和梁梦朝经历的背后,是一系列精心编织的骗局。

3月16日,新京报记者拨打北京海华医院电话应聘并顺利通过面试,岗位为“客服”,但实际上被安排至该院“咨询部”下属的邮寄部,即向潜在的癫痫客户索要地址,邮寄医院相关材料。

“癫痫咨询部”位于海华医院200米外的一处简陋平房内,进出人员均需录入指纹。

数十平米的大厅连同旁边两间小屋,总计约60个工位,每个工位配有一台电脑,“咨询员”的桌上还有一台带有防数据遗漏功能的电话,10多名客服正戴着耳机“隔空问诊”。

行政主管林珍华【化名】要求记者以医生身份面对患者,将记者化名为罗辉。

“喂,这里是北京海华医院,我是咱们医院的金大夫,你想咨询癫痫方面哪些情况呢?”一份长达13分32秒的录音显示,这是来自河南的患者刘桂英家属打来的电话,27岁的咨询员张忠勇【化名】以医生名义开场,而他没有任何从医资历,只是此前做过医药销售。

张忠勇在对方模糊不清的吐词中,听了4分38秒后,打断了对方:“像你爱人这情况我基本了解了啊,抓紧时间来治一下吧,80%是癫痫病。”

“像她这种情况过来治疗,一个星期强化治疗,完全可以康复。”张忠勇接着推销起了医院技术,称对方当地医疗条件有限,没有专业的检查设备,所以查不出来。而到了“海华”,会做癫痫基因病理检查、神经递质的检测,不管发不发作,都能查出来。

“你也看电视了,咱们院长杨少波治疗癫痫非常有名,现在到医院来的患者特别多,只有提前约上专家号才给看病。”接着,张忠勇向对方发出邀约,明天能到吗?我给你看下专家号有没有?

张忠勇停顿了一下,说,“你先去订票吧,订好了票再说。”对方连连答:“可以可以。”

在癫痫咨询部,像张忠勇这样的咨询员共有18人,咨询部主管赵晓月【化名】透露,截至3月24日,癫痫咨询部3月份到诊患者276人。张忠勇到诊人数达21人,属最多。

多名脑瘫咨询部离职员工证实,每月脑瘫患者到诊人数在20人左右。平均一名患者花费四万到六万元,20名患者诊疗费就达百万元。

“电话咨询”也根据到诊人数拿提成。以脑瘫新单【三个月以内数据】为例,每到诊一人,咨询人员提成50元,患者诊疗后,还会有1%至1.5%的流水提成。到诊人数排名靠前的咨询,还会拿到300-800元不等的奖励。

如果是脑瘫旧单【三个月以上的数据】提成可达100元/人,提成更是能拿到2%-3%。

真假“白大褂”

海华医院原脑瘫咨询李丽【化名】对自己披上白大褂“接诊”的经历,唏嘘不已。

“患者一岁多了,脑袋就拳头大小,脑瘫还伴有癫痫,每隔十多分钟就发作一次。”李丽【化名】回忆起去年11月打电话招揽过来的广东“客人”王淑珍【化名】。

李丽还记得,患者信息是从旧数据中打过来的,所谓的旧数据是指,患者过去向医院咨询过,但没来就诊。“我们聊了很长时间,她几乎跑遍了北京的各大医院,都跟她说治不了,对我很信任。”

没想到的是,王淑珍的孩子住院4天后,医院要她转至北京儿童医院,但因医院之间没对接,“她们连号都挂不上。”

3月29日中午,新京报记者以老家有亲戚患脑瘫为由,拨打海华医院官网电话咨询。接电话的人自称纪医生,在记录下大致情况后,约记者第二天到院咨询。

次日上午11点,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丰台区育菲园东里的海华医院。大厅内十分冷清,挂号处、取药窗口前也不见病人身影。楼梯两侧的墙上悬挂着多幅癫痫行业协会领导来医院视察的照片。

前台穿粉色制服的护士得知记者已与纪医生约好,让记者挂了一个免费的咨询号,便带着记者去见纪医生。

在医院二楼,护士推开一间诊室的门把记者带到“赵主任”跟前,胸牌上显示“外科副主任医师赵希军”。记者问起纪医生的身份,赵主任称:“纪医生是我助理。”

新京报记者查证,赵希军及护士口中所说的纪医生,实际上是癫痫咨询部咨询员安建军【化名】。

询问了大概病情后,赵主任称,脑瘫需要做多个手术,具体要病人来了再决定,做手术加上休养要在医院住10天,让记者通知老家亲戚准备五六万元钱。

“脑瘫这么大手术,你去一级医院做?”新京报记者从西城、丰台、朝阳等区卫计委确认,一级医院只能进行小型手术,不能做脑瘫手术。

记者注意到海华医院大厅右侧悬挂着“医务人员一览表”,其中并无赵希军的信息。旁边助理李淼支支吾吾地解释:“赵主任是脑瘫协会的专家,这两周新来的,还没来得及把他的信息写上。”

上述一览表上展示了海华医院设有妇科、男科、口腔科等多个科室,记者向李淼求证“专科医院”的说法,李淼含糊其词称:“脑瘫会牵扯身体各个方面。”

“当今社会,一些骗子忽悠患者看病,患者不仅损失了金钱,更重要的是耽误治病时机。”中国武警总医院脑瘫治疗专家张华【化名】说。

六成患者来自卫视广告

海华医院仍旧沿用着过去投放电视广告夸大治疗效果的方式招揽患者。

“四川卫视专题20分钟【杨少波——仁心抗痫】13:21开播,请登录9002座席做好接听准备和来电登记。”3月25日13:24,癫痫咨询部行政主管林珍华【化名】通过飞鸽传书软件发送如上提醒信息。

“行医30载,参与诊治各种疑难杂症,”“北京海华医院癫痫病的学科带头人,他是我国从事癫痫病专科研究较早的抗癫痫专家”,电视字幕中如是描述杨少波。

在其官网或官方微信中,该院杨少波和沈洪俊、刘廷奎等4名医生一起,被描述为“资深癫痫专家”。

北京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主任、北京抗癫痫协会会长张国君曾在学术上参与海华医院合作或辅导。“我们从2009年底开始合作,维持了两年多,最后由于理念不同终止合作。”

张国君提到,杨少波原为北京抗癫痫协会理事,“癫痫协会在2015年换届选举,考虑到他在电视上到处做广告,最终没选上,我们对这样的虚假宣传非常反感。”

广告还没放完,大厅内的电话如潮水般涌进。“您好,这里是北京海华癫痫专科医院,你想了解哪方面病情?”咨询员们盯着电脑屏幕,戴着耳机与咨询者对话,气氛紧张而忙碌。

除了癫痫在卫视投放广告外,北京海华医院脑瘫的广告也有相应投放。该院内部记录显示,脑瘫广告于3月3日至24日期间,6次在河南卫视、四川卫视投放。

咨询部主管赵晓月介绍,通过电视广告到诊的患者和商务通到诊的患者分别占到60%和40%。

上班第二天,赵晓月指着办公电脑桌面上文件夹【入职员工必备】让记者学习。记者发现其中共达7.95万字的【癫痫全册】,详细介绍了咨询员话术要求。在【癫痫全册】中,海华医院把自己包装成“癫痫专科医院”。

在脑瘫商务通话术中,这家医院又变身成为专业治疗脑瘫的特色专科医院。一份【脑瘫商务通话术】介绍,“海华医院属北京市卫生局直管的正规专业二级专科医院,拥有此方面专家30多位,医护人员共400多名……

3月31日,丰台区卫生局医政科工作人员介绍,北京海华医院只是一所民营的一级综合性医院,仅能治疗最基础的疾病,“如果治疗癫痫、脑瘫,建议去大点的三级医院”。

在治疗癫痫和脑瘫方面,海华医院对外宣称主推“NGC神经递质诊疗体系”和“NFR神经功能重建体系”。

张国君表示,这个“NGC神经递质诊疗体系”从未听过,完全没有科学依据,也无相关研究,都是海华医院自创的名目。

“这是典型的骗子手段,压根就没有这么个诊疗方法,国内外都没有,闻所未闻。”针对海华医院推出的“NFR神经功能重建思维立体定位检测系统”,中国武警总医院脑瘫治疗专家张华说。

在费用和治愈率方面,海华医院在癫痫病话术中也有统一的说法。“经我院前一年的治疗患者统计治愈率在97%以上。”

“治愈率有这么高,他能拿出事实依据吗?他刚开了几年呀?”张国君说。

而据工商资料显示,海华医院自2010年1月11日起营业,而其对外则宣称已“建院10年”。

2012年11月,工商总局曝光15则严重违法广告,海华医院上榜。也是在2012年,北京抗癫痫协会在与海华医院协商未能一致后,协会要求海华医院摘除“北京抗癫痫协会会员单位”牌匾,并向丰台区工商分局递交了相关“虚假宣传”材料。

但时至今日,海华医院还在用伪专家咨询的方式招揽患者。

A08-A09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肖鹏 实习生 刘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