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vs希拉里:谁比较不招美国人讨厌?【1】

唐纳德·特朗普和希拉里·克林顿。来源:华盖创意

原标题丨一场以特朗普和克林顿为主角的普选将有如下问题:美国厌恶谁少一点?

文丨洛杉矶时报CathleenDecker

译丨搜狐国际胡然

【洛杉矶时报讯】本周二的5州初选上,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获得了重大胜利,让两人距离11月的大决战又进了一步。在这场斗争中,两人最有力的论点是:选对方就是对这个国家最大的威胁。

克林顿和特朗普已经人们有记忆以来最不受欢迎的两位总统候选人,而两人都在努力为普选改善着形象。

但他俩太有名了,况且又处在这样一个两极化的政治环境中,因此他们的努力也许收效甚微。

周二晚,两人都在自己的获胜演讲中呼吁各自的党派要团结统一,然后便将矛头对准了彼此。这意味着普选的战斗将充满粗暴的负面信息,而这可能让选民感到厌倦,并进一步加剧两党分化。

最后获胜的可能是美国人民厌恶程度相对轻的那位。

【选民:你俩我们都不喜欢】

克林顿号召“建立一个能够让我们共同进步的美国,一个能让我们相互提携而不是相互打压的美国。”她以此口号来驳斥特朗普,并批评特朗普对各类人群的贬低。

特朗普则在演讲中称,克林顿在经济和外交政策上的表现“将非常糟糕、绝对糟糕”。

“她不会成为一个号总统。她没有那种力量; 没有那种活力,”他说。

克林顿和特朗普一路高歌地赢得了许多代表,这表明他们在各自党派中都有足够扎实的支持。但两人都有个共同的问题——要想在11月取胜,他们的支持者需要变得更广泛,而在这个人们的意识形态不断两极化的国家中,获得不同族群的支持比以往难得多。于过去相比,中间派”的选民变少了。而考虑到两位两党领跑者本身的特性,他们想要说服任何一个族群都会很艰难。

根据4月份NBC新闻和华尔街日报所做的民调,只有约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对特朗普持肯定态度。那对任何候选人都意味着末日——不过克林顿的支持比率也才只有三分之一而已。换句话说,美国的主流人群对他们俩都不待见。

【改善形象:成本巨大】

“对任何一方而言,要使自己的数据有积极表现都是非常巨大的挑战,”尼尔·纽豪斯说,他是一位共和党民调专家,2012年曾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效力,当时也出现了如今这样的难题。

若不出现能够让民众看到候选人未知优点的全国性危机,那么改变这两人的形象要付出的可比数百万美元的竞选广告款要多得多了。”他说。

为了改善自己在对她不感冒的民主党人和其他选民心目中的形象,克林顿几乎停止了对其对手伯尼·桑德斯【佛蒙特州参议员】的攻击,并在周二晚上大肆赞扬了他和他的支持者,堪称目前为止最慷慨的一次。

同时,她开始播放更有人情味的广告。她还给出了一系列非常具体的议案,并在最近的几次演讲中主动要求对这些议案负责到底——对于这个可信度不高,甚至会受到自己党派质疑的候选人而言,这是她重建底线的一种手段。

她的对手桑德斯将坚持竞选一直到6月初选结束。但他在周二的声明中暗示,他将让自己的势头持续到全国大会,不过这是为了影响民主党而非为了提名

周二,特朗普采用了其惯常的“两部曲”策略,一边羞辱自己的对手,一边许诺要增加就业并促进经济增长——经济衰退危机后的第8年,这还是选民们最关心的话题。

然而,他同样也在寻求更广泛的支持。本周三,他在华盛顿发表了外交政策演说,这是在填补他政策提案和政治经验上的漏洞。5月份,他将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播梅根·凯莉的专访,此前的几个月他一直在贬低她,而这次专访则是在向她伸出橄榄枝。

特朗普面临着得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的持续性对抗,克鲁兹不仅在投票方面与之对抗,还在各州党代表人选问题上与他持续作战;另一位对手是俄亥俄州州长卡西奇。卡西奇和克鲁兹结成了反特朗普联盟。联盟协议为克鲁兹在下周的印第安纳州初选清开了道路,而作为交换,卡西奇则将在之后的俄勒冈州和新墨西哥州得到让步。

但本周二特朗普全取5州的巨大胜利给另外两名竞选人泼了一盆冷水,迫使他们必须迅速取得重大胜利。即便如此,他俩也不可能在共和党全国大会之前直接取得提名了。

周二的战果实质上扩展了特朗普的代表数优势,大大降低了他在夏季全国大会上被成功翻盘的概率。

【契机:现在正是改善形象的好机会】

目前,初选中已经有了明确的领跑者,虽然说他俩还不算是正式总统提名人吧,但在任何初选的这个时间点上,竞选活动的调性也可以有所改变了因为初选阶段的党内敌对意识已被普选对手之间的嫌隙所取代。11月份的大选逐渐临近,这可能会迫使选民改变心态。对于特朗普和克林顿而言,这是他们根本性改变形象的最好契机。

“一旦进入普选阶段,情况就会很明确,”民主党民调专家安娜·格林伯格说,“共和党和民主党内许多对特朗普、希拉里半温不火的人都将被迫决定他们要支持谁……对于两边而议案,都会变得黑白分明。”

特朗普的任务似乎更重。克林顿需要吸引那些原本涌向桑德斯的年轻选民,他们也曾是奥巴马选民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她拥有另外一群人的支持——女性、非裔美国选民、拉丁裔。而且她也不是特朗普,组成奥巴马主要支持人群的人和特朗普几乎没有共同点。

对于特朗普,他需要平衡两方面:一方面是那种帮助他吸引到现有选民的粗鲁的、愤怒的谩骂,另一方面则是更符合总统气质的、能够帮助他获得新选民的行动。

好几周以来,他的团队一直在许诺特朗普会变得更有总统样。但是,根据特朗普本周二演讲时言辞,他显然并不真想改变个性,恐怕是担心这会对那些成群来参加他政治集会、给他带来胜利的选民产生负面影响吧。

“在内部团结这一挑战上,他的问题比她大,而且他必须得多改善一下自己,”格林伯格说。“到处羞辱别人甚至是整个种族的人又不是希拉里·克林顿。”

【他Vs.她:广告中截然不同的定位】

周二初选的那些州里播放的竞选广告也突出了两人的鲜明差异,并展示了他们将在普选阶段呈现的自我形象。

特朗普的广告中,他站在一座摩天大楼里,脚下就是城市。他谈论着要在墨西哥边境建长城、扩建军队、增加就业机会并打击恐怖主义。这种形象是直言不讳的,甚至展现出一种直白的强硬,这是为了吸引那些感觉自己的生命正越发岌岌可危、越发不可控的人们。广告暗示的是,特朗普能够凭一己之力扭转颓势。

克林顿的广告也提到要强硬,但她也在广告中和人群热情击掌、与悲伤的丧子母亲相拥,并在拥抱女孩的时候路出笑容。结尾时,克林顿看上去热情洋溢,而且并不孤单。

这支广告叫做“爱与善良”【Love and Kindness】。在接下来漫长的竞选中,这两个词可能容易稍纵即逝。

本文系【洛杉矶时报】授权搜狐国际独家编译刊载,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有兴趣的话请关注搜狐自媒体“洛杉矶时报LA Times”,绝对全网独家首发,别处看不到哦!

原文地址:http://www.latimes.com/politics/la-na-trump-clinton-analysis-20160427-story.html